山西普大:是如何利用循环贷套取巨额资金的?

时间:2019-03-14 12:10 来源:未知 作者:dede58.com

 山西普大煤业集团的赵明,被业界称为“耍的最大的煤老板”。“最大”一是指普大煤业的壳子最大,二是指普大集团的赵明胆量最大。

普大煤业壳子大,是源于2009年山西煤炭行业整合重组,普大煤业利用各类手段,大量并购和得到了很多私人中小煤矿并注册成立了上百个关联公司。别人并购煤矿,都是要找储量大、煤质好、效益高的煤矿,而赵明却偏偏找“边角料”的煤矿,只要还有证照,越便宜越好,能不能生产无所谓。在赵明的策划组织下,用这些煤矿和公司编织成了一个貌似巨大的集团公司和煤炭王国。

普大煤业赵明胆量大,是说这些被兼并的小煤矿大多根本没有生产能力,有的甚至都已荒芜坍塌,集团公司旗下的上百个公司几乎都没有实质性的经营业务,而赵明就是利用这样一个几乎没有实际经营业务的集团,通过各种手段,竟然能从金融机构骗取巨额贷款且基本不还,而且也不打算还。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骗贷:用贿赂造假分成回购的方式

赵明到底用什么样的招数让他得到如此巨额的银行贷款呢?

首先是用贿赂银行高管的方式。拿出贷款的10%款项作为贷款费用,贿赂银行高管,获得巨额贷款。赵明通过贿赂2009就任晋商银行副行长的栗建强从晋商银行贷到了巨额资金,同时这也让赵明尝到了和银行高管“深交”的甜头。后通过栗建强介绍,赵明不惜血本贿赂拉拢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信信托、中国华融资产、中国信达资产、中国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信达金融、晋城银行、天津信托等众多金融机构的高管。栗建强一直在银行系统工作,从2007年7月任太原市商业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副董事长;2009年2月任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2009年8月任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行长。2018年9月,栗建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拟于近期移交司法机关。

其次是用伪造抵押证件、重复抵押、制作虚假财务报表、审计报表等手段套取巨额贷款。

山西普大煤业将像芍药花煤矿、森泰煤业、东坡煤业、力拓煤业等煤矿资产全部打包在普大名下,并利用这些煤矿的采矿权在各个银行进行连环贷款:第一次贷款用的采矿证做抵押在民生银行大量贷款,然后又制作一套假的采矿证,第二次将虚假采矿证抵押给中信银行贷款。其它关联公司的各类贷款也如法炮制,而各银行审核贷款资质的高管们对赵明提供的假的财务报表、联手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假的审计报告、假证件(采矿证)、假公章视而不见,轻易放贷。

其通过和资产公司高管分成的方式恶意套取国家巨额资金的方法屡次得逞。这些信托公司的老总们明知已是不良资产的,被赵明的糖衣炮弹打中,根本不考虑国家资产的流失,也顾不得法律为何物了。

最后是串通银行和资产公司,采取打包银行贷款、低价转让给资产公司,赵明再用他实际控制的公司,以极低的价格回购不良资产包,再次套取国家巨额资金,造成国家资金巨额流失。

为了骗取到巨额的资金,赵明将已经抵押给中信信托的资产再次向民生、兴业等银行申请了抵押贷款,这些信托公司在赵明的高回扣的诱惑下几乎全部做了资产回购。尽管在表面上各家银行也在不断诉讼,但由于赵明在贷款时就拿出贷款总额10%的高回报贿赂了相关高管,所以并没有哪家银行或信托机构真正实现债权或贷款追偿,最终只是和赵明签订新的展期还款协议,继续拖延。

赵明就是这样利用合法抵押贷款、造假再次抵押贷款、再次造假抵押给金融公司贷款、将银行贷款及金融公司贷款按不良资产包转给信托公司,再以极低价签订回购协议回购不良资产包,签订回购协议后再签订展期还款协议,最终层层嵌套,骗取贷款,将国家资产侵吞,总额惊人。

拒执:用滥用诉权的方式

截止2018年底,普大公司旗下或实际控制的58家关联公司,被法院公告与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华润资产、中国信达资产、中国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信达金融、晋城银行、天津信托等众多金融机构以及涉及能源农业等行业在内的61家企业有法律纠纷。已经被法院终审判决执行的债务纠纷达51家。

普大集团及关联公司涉案已经达到110多起,涉诉近200例。但“耍的大”的赵明,也利用诉讼权利,将债权人和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让最高院公开将其作为反面教材公布与众,但也无可奈何。

下面这个案例就可以证明其存在滥用诉权、阻碍执行的行为。兴业银行太原分行与普大公司签订《商业汇票银行承兑合同》,普大公司作为承兑申请人向太原分行申请承兑汇票两张,合计1亿元。薛宁、赵明、聚义实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霍州力拓煤业公司、金门煤业公司、大禾新农业公司分别以其所有的采矿权、土地使用权为普大公司的债务向太原分行承担抵押担保责任。

太原分行依约开具了两张银行承兑汇票。现太原分行诉至法院要求收取银行承兑汇票项下的票款本金、利息、实现债权的费用。

2018年太原分行将上述合同项下的全部权利和权益转让给信达资产山西分公司,并于2018年2月1日联合在《山西经济日报》发布《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对转让的债权履行了通知义务。同日,信达资产山西分公司向本院申请变更诉讼主体为被上诉人参加二审诉讼。经审查,信达资产山西分公司要求变更诉讼主体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

法院认为,诚实信用原则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正当行使诉权是诚信原则的内在要求。根据《民法总则》第七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应当遵守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正当行使诉讼权利,积极履行诉讼义务,不规避法律,不利用法律规定的诉讼权利获取不当利益或者恣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

本案诉讼过程中,普大公司并未诚信进行诉讼,存在滥用诉权、拖延诉讼情形。

其一,一审中,屡屡利用相关法律程序性规定,阻碍、拖延庭审。兴业银行太原分行依据其与普大公司签订的案涉1亿元票款的《商业汇票银行承兑合同》提起本案诉讼,普大公司以本案争议金额不足人民币1亿元为由坚持提出级别管辖异议。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普大公司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提出而驳回其管辖权异议后,普大公司又在2015年9月22日第三次开庭时以合议庭未受理其管辖权异议申请为由提出合议庭全体成员回避申请,一审法院依法驳回并定于2015年10月20日依法开庭审理本案。普大公司在2015年10月16日以准备证据为由要求延期开庭,一审法院不予准许后又在开庭前以代理律师心脏不适为由要求择期开庭,一审法院再次将开庭推至2015年11月11日。

其二,一审诉讼中未正当行使诉讼权利,怠于履行诉讼义务。普大公司在庭审中对于兴业银行太原分行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一概怠于答辩、质证,并且未以其归还银行4457.24元的事实提出抗辩和举证证明。

其三,二审期间不举证。一审判决普大公司偿还票款1亿元及利息后,其又以4457.24元本息未认定为由而提出上诉,但提起上诉后,至今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上诉主张。本院二审期间就与本案相关联案件通知普大公司进行询问,普大公司亦无故不到庭参加询问。普大公司的上述行为明显系滥用诉讼权利,怠于履行诉讼义务,故意拖延诉讼进程,不仅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扰乱了正常的诉讼秩序,而且也损害了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院进行书面训诫。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普大公司对其上诉请求及理由不举证、不应诉,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综上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转移:将巨额贷款洗白与挥霍

仅仅用50元的立案费用,将上亿元的债务拖上3年,这样的把戏,赵明不止玩了一次。更为奇葩的是,为了不还信达资产山西分公司巨额的信托资产,赵明竟然利用对利息计算中很小的计算误差的不认可,又整整将诉讼拖了3年,将该资产公司几乎拖垮。参与诉讼了解详情的信达资产山西分公司的负责人员对此欲哭无泪。所以赵明对于债权人最常用的话就是:“你起诉我吧,走法律程序吧!”

普大集团多年来累计从各类银行及资产金融公司获得各种贷款和信托巨额资金,如此大的资金到底用到了哪里?近些年来,普大集团的经营方面并没有大的实质性的投资、并购和改造,所得资金一部分用来贿赂金融机构的“金融内鬼”和各行业的保护伞,为其进一步骗贷和套取金融机构资金提供便利,一部分用于维持庞大的空壳集团运转,还有一部分用于赵明高额个人消费、挥霍及为出逃做准备,比如在北京、香港及海外置房产,租购美国生产的“湾流”商务飞机,在深圳购买豪华游艇,购买顶级劳斯莱斯汽车,通过地下钱庄向海外转移巨额资金等行为。还有为使庞大的资金去向有合理的说明,赵明利用大量实际控制的空壳关联公司洗钱,作假账。

在骗贷的初期,赵明雇佣某些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审计报告。而赵明认为自己的利益链条经营的稳固且保护伞完备,肆无忌惮,普大集团账务混乱,票证不清,不记账乱记账,随心所欲。

对于普大集团为数不多可以生产的煤矿,因普大集团涉诉较多,赵明则采取现金交易或者利用个别员工个人账户收款的做法,不经过对公账户,偷逃税款的同时逃避法院银行监管。据悉,所用员工个人账户最少有十多个。

赵明要求生产中的煤矿不仅采取现金或银行承兑交易,而且不开税票,这样除了逃脱税务、法院、银行等部门的监管外,也逃脱生产和安监部门监管。不开票,就无法确定其开采量,于是赵明要求其煤矿的生产都是掠夺性的开采、越界越线越面开采、超核定产能开采、不做开采记录等等非法开采。在煤炭出省票未取消前,不开各种票据,白条交易,为避免被查出,工人工资也从私人账户发放。

成立上百家空壳关联公司大肆骗取贷款,并且想在做完坏事后还能全身而退或利索地外逃,赵明就把员工推到前台当公司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等,甚至名义股东,自己在幕后操控,表面上看起来公司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

赵明在面临众多的法院还款裁定及法院公告的情况下,尤其是最为亲密的银行高管栗建强被纪委查处后,火速将名下公司的法人及股东结构做了调整,因为赵明已被列入了"失信人员名单",自己没法开办公司,

但他想继续当"老赖"的同时还想继续行骗,于是借他人名义为之。

按照赵明的指示,山西普大煤业在近十年来偷逃税款也颇为惊人,给国家造成巨大税收损失。近几个月来,普大集团在法院被多家机构起诉的情况下,赵明将对公账户的业务往来如煤炭销售收入的巨额资金都汇入指定的几个员工的个人银行卡上,弃用对公账户,蓄意隐瞒业务收入,专门应对法院调查和银行及税务部门的调查。

赵明在宁可当“老赖”也不执行法院还款裁定及判决的同时,不断利用地下钱庄向国外转移资金,为日后潜逃积极准备。

涉黑:寻求有权有势的人做保护伞

其一利用黑社会抢夺煤矿,限制他人人身自由。2011年,赵明在煤炭市场形势好的时候,和朔州森泰煤业达成转让协议。由于从2012年起煤炭市场形势急转直下,赵明自知违约但还是提出退款要求,经各级法院审判终审裁定赵明败诉,败诉后的赵明不但没有执行法院的判决,反而以1000万元酬劳雇佣朔州的黑社会组织头目朱强(现已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抓获、关押在忻州市公安局)将森泰煤业的实际控制权抢夺到手。

赵明通过其在公安局的“保护伞”的协助,还设计辗转多地,最终将森泰煤业的老板郝森关押在了河北的某看守所。郝森现已被关押在该看守所三年半时间,至今未审未判。与此同时,赵明指使黑社会人员多次绑架、威胁郝森的家人。

在赵明将森泰煤业抢夺到手并将郝森成功构陷后,森泰煤业一直在赵明的控制下正常生产,是普大集团为数不多正常生产的煤矿。

其二拉拢公安系统人员,办理多个身份证明。赵明利用其在公安系统的保护伞,办理多个假身份。在涉诉如此之多,早已被各级法院列为失信人员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随意乘坐高铁、飞机,随意进出国境。在得知栗建强的东窗事发后,仍能利用假身份证、假军官证、假护照出境躲藏到加拿大、香港等地。并多次前往香港、英国等地转移资产,探望子女。赵明办理众多假身份的最终目的,是随时随地准备外逃。

对于普大集团旗下能够生产的煤矿,赵明是掠夺性生产,最大限度攫取煤矿的利益,置工人的生命安全如草芥。如普大集团旗下在山西平陆县共有大金禾等五座煤矿,发生多起矿难瞒报。其中之一的乌金煤矿至少有两起矿难瞒报,分别发生在2016年10月和2017年9月,死亡矿工1人和1人以上。赵明仅给遇难矿工家属少量补偿了事,并采取恐吓方式,不准矿工家属及知情人员向有关部门反映。

其三拉拢领导干部,寻求各类“保护伞”。赵明在多年的经营中,认定只有积极寻求“保护伞”,才能骗取更大利益。赵明在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方面有专长也舍得下血本。他先后将在职或退休的国家干部聘到公司做顾问、外联专员。比如,将烟草公司干部王玉花聘为集团副总裁、某银行山西省分行副行长、朔州市某副市长等,均被其利诱、腐蚀而心甘情愿做了他的“保护伞”,至今还在普大集团兼任顾问或实际职务。

赵明利用已经被其拉到麾下的山西省烟草公司干部王玉花对省内的女性省级高官以及现任某省级领导的夫人进行大肆贿赂,大搞“夫人外交”,以寻求更高层次和级别的“保护伞”。

在今天赵明面临数以百计的借贷纠纷诉讼时,根本无心兑付所欠贷款或借款,仍然处心积虑在相关主管领导身上下功夫,继续使用金钱贿赂、人情拉拢的做法拖延,将还款责任一拖再拖,为转移资金、准备外逃争取时间。

南关新闻网 宽城新闻网 朝阳新闻网 二道新闻网 绿园新闻网 双阳新闻网 汉阳新闻网 江夏新闻网 长春新闻网 武汉新闻网 南沙新闻网 龙岗新闻网 萝岗新闻网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dede58.com

回到顶部
describe